中国好诗歌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诗歌热线:13598556799
QQ:332281666 571293999

好诗选读
您当前位置:中国好诗歌 >> 好诗选读 >> 浏览文章

信阳之书(长诗)/温 青

发布时间:2014-6-2 16:43:0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信阳之书(长诗)/ 

 

 

 

序曲

 

 

 

信阳,你这山之阴水之阳的翩翩君子呵

可愿重读煮栗烹茶的煌煌史简

听一声起自息地的叹息,如同旷世的鸡鸣

在这个春天的凌晨,时隐时现

看一个息人的后裔,饿殍的遗孙

用土生土长的热血浸透经年劳作的老茧

抚摩这山川河流的童年

体味楚之兴屈之哀的泱泱悲欢

 

 

 

 

 

 

大中原腹地千里之后,终于开始起伏了

只一湾清泪,孕育了细雨千年

千万民众在黏土路上默默无语

任凭来自远古的风云,披坚执锐  跃马扬鞭

 

 

这是最为柔软而坚硬的土地

这是最为封闭而开放的土地

这是最为贫瘠而富有的土地

这是最为单纯而神秘的土地

淮河故道那些沉思如眠的镞镞铁戟

以甲胄之外的睿智,以义与气的坦荡胸襟

连缀山地丘陵 湖泊平原

还有多少无法排遣的忧郁与期待呵

掩盖着大中原鼓荡千里的苦楚与甘甜

 

 

八千年了,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十种禾苗的青韵,一如那部历史长卷

于七子之前,指点政经人主 扼控两淮江汉

通衢三省的官道之上,鼎食钟鸣

可曾走出了布衣素装的长台一关

千乘之国的千万土著,挚爱于隐身的土地

子路问津落寞之后,硕儒狂士黯然望川

那条悠然生息于植物名录之中的民生大道

成就了青山绿水的书外嫡传

 

 

 

 

 

 

足食之邑的千万子民

以自给自足的坦然之心,努力繁衍

青草与溪水并肩远行,高山与平原随遇而安

一个世外的中原之缘

千里熟地 林木遮天 江南北国 北国江南

 

 

千年之后

当一连茬的青山布满刀痕,有多少伤口赫然隆起

穷人的血真是太热了呵

总是要燎醒梦中自足的土地

于是,那些鲜艳的翠色

在大中原的版图上,孱孱流动 千里突袭

 

 

百万颗红星如歌

百万粒秕谷如泣

一个民族大悲大爱的黄泉与浮云

一个国度大水大火的高傲与羞愧

永远沉淀在这块土地上了

用白骨,用热血,用磷火,用淤泥

埋下了定时而爆的旷世惊雷

 

 

 

 

 

 

纪念碑存在的形式,在信阳

在大别山,在息县,在英雄与平民之间

在我的祖辈与父辈之间

在革命烈士与非正常死亡之间

信阳是一道无边无垠的鸿沟呵

深不可测的宿命,在泥土的心脏失声呐喊

 

 

历史还是太近了,那些坟茔不远

两代人的忠诚竟然无法饿毙

像镰刀 铁锤,锋利而敦厚的好汉

像楚淮大地上的五谷,丰欠无饥 足食百年

百万烈士与百万饿殍一样光荣呵

在生与死 血与火,压迫与饥寒中

挺起了大中原唯一一片依旧湛蓝的天

 

 

 

 

 

 

《国殇》不能寄托的

那些思想饱满肌体羸弱的英灵

在泥土的一隅

亲近浓香的麦地,头枕青翠的稻田

我们兄弟姐妹试图用馒头 用大肉 用水酒

压下飞扬如雨的土色纸钱

幸存者临终的呓语那么轻松,如同一场电影

在追思“人相食”的细节里

那偷偷飘逸的缕缕轻烟

在蓝天上描绘人性的死亡与休眠

 

 

据说快过年的光景,大批孰食调入息县

生的希望来得太快,也太慢

大食堂的饺子撑死多少人了

吴芝蒲的干部还不相信翻了天

 

 

熬到八千年后不再交税的农民

是多么容易满足啊,他们甚至感谢自己喂饱的蛀虫

忘记两代人的痛苦,只在瞬间

他们那么宽厚,他们用汗水

洗涤了悔恨,洗涤了坟土之中的沉沉悲怨

 

 

 

 

 

 

关于饥饿的细节,已在人间的荆棘丛中失落

解决温饱之后踏步而去,再次证明赤脚者胆子最小

鱼米之乡的水温开始上升了

一群又一群流浪的工蜂飞遍全国

对现代生活的无限憧憬

成为睡梦里也不能停息的辛勤劳作

千里路途上,他们已不再注意泛滥成灾的农家肥

他们把土地像鞋子一样脱在家里

光着双脚便开始了新的奔跑

 

 

大中原的历史应当在此时停顿

一个时代卷起了由民工改变世界的滚滚浪潮

这是多么伟大的平凡

每一双手捧出的爱都滋润着一个家庭

万民空宅,又都在过着空前殷实的生活

用艰苦卓越的打工精神印证一个真理

对土地和疆界的松绑使一个时代得到了解脱

 

 

 

 

 

 

人口密集的大信阳从此轻盈起来

铁轨成为大中国的动脉,亲情和爱情

被信阳的母亲妻子们纳成了一双双四处漫游的布鞋

从此,鸡公山成了清晨的一声汽笛

南湾湖则是整个大中国梦境中的海

 

 

信阳注定是中国历史的开关吗

土生土长的信阳再一次显示了举世震惊的平民气概

民工潮流的源头,爆发出岩浆的赤热

一枚核弹的引信击活了,爆炸的力度

把“世界工厂”往每一块土地上移栽

一场经济革命的版图从这里开始动笔

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

有多少奇迹在这里萌芽,又开花结果于信阳之外

 

 

只是一个驿站呵,远离帝王都会的福荫

大中国的肺部,不必心与脑一般尽享恩泽

勤劳的人民 清澈的流水 茂密的森林

置身于大富贵之外,置身于大权势之外

置身于大工业之外,置身于大发展之外

信阳的幸与不幸呵

是一种傍人无法理解,需要时间不断显影的大境界

 

 

 

 

 

 

一个跑步的时代,赶队者焦灼彷徨

中原南大门闲庭信步的旅者

在大中国南北之间探头张望

楚王城亡羊补牢的经典,在习惯中忍耐

失落的尴尬沉寂如铁

从郑州到武汉,在亚热带与暖温带之间

横亘着河南的、华中的、东亚的、世界的

茫然四顾的大信阳

 

 

富庶的渴望也是一枚枚人性的利剑

当流莺栖树啼声凄厉,村庄与城市

便开始了最为残酷的经济角力

粗砺的利润链条,摩擦着刚刚返利的道德积蓄

一个苦难深重的无辜之国

因为时代车轮的碾压,可会再次三年不语

 

 

流浪者终将回归

数百万游子带回的就是整个世界

在最为贫穷的村庄,有多少楼舍跋涉而至

而那些镇守乡村前沿的末级官吏

早已黯然后退,大风起于清萍之末

那些风云之外的风筝

成为山山水水灵动飞扬的羽翼

 

 

 

 

 

 

仅仅是一袭春风呵,吹奏我魂牵梦萦的信阳

桃花雪飘动着大淮河的雁鸣,荻花零落

暖风飞舞着碎梦,春蝉自深邃的草根出口成章

一棵棵隐喻的荠菜

步入错落的农田,爬上湿润的山冈

陪伴着山村古井边那泛着泪光的青苔

深深扎根于千万土著世代相传的希望

 

 

我深入了你的清韵 你洞穿了我的心脏

一个远游经年的赤子,无法说出时光的忧伤

蚂蚱的咀嚼 麻雀的尖叫 蒿草的晃荡

还有淮河砂床的大片金黄

一直连绵在我心灵的旷原之上

不能承受八千年五谷相守的重压了

在村头的老柳树下

我是那跌落的一缕,驻足于芒种的麦香

 

 

遍地绿色的村落和田野

蕴藏着旅归之后的悠然与弥合伤口的光芒

睡眠,一个时代的气息娓娓如诉

一棵青草,用柔韧的身影逆视城市之外的夕阳

 

 

 

 

 

 

大牺牲 大死亡与大悲伤扶柩远去了

只留下了大工业 大发展与大和谐的期望

千百万父老乡亲开始穿越生存与富裕的边界了

上世纪历经呐喊与沉默的数百万灵骨已经弥漫着芬芳

勃动不息山川流水依然凝思不语

一个喜于远行的书生能否驻足于故乡

一个经年流浪的民工能否执业于故乡

一个反复吟唱的诗人呵,只能反复凝噎于故乡

 

 载自温青诗集《天生雪》(海风出版社•20068月版)

 

 

 

作者简介:温青,曾用笔名温泉、文青,1970年生,息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系信阳市诗歌学会副会长、信阳市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指头中的灵魂》、《天生雪》、《水色》、《天堂云》,获第三届河南省政府文艺创作优秀成果奖,第二、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三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金奖、首届河南诗人年度创作奖等,入围《诗刊》“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候选名单;有作品入选《中国〈星星〉五十年诗选》、《〈解放军文艺〉600期纪念文集》、《〈解放军报〉文艺作品精选》、《19992005中国新诗金碟回放》(长诗卷)等,多次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年度诗选》等。

 

 

 

 
名家推荐
    最美诗歌
    [推荐]诗人万方俊的诗歌《把月光捧在胸
    [推荐]王大民的诗歌《那年整个夏天》
    [推荐]万方俊诗歌《黄河最美》
    [推荐]古代十大情诗赏析
    [推荐]中国古典诗歌100首评析
    [推荐]中国好诗歌榜【之二】
    [推荐]陈峻峰新诗近作
    [推荐]中国好诗歌榜【之一】
    给芭蕉客徐涛【诗/陈有才】
    [推荐]民刊诗话(外三首)/芭蕉客(徐涛)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 责声明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中国好声音网
    © CopyRight 2012 中国好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收录作品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技术支持:信阳时代网联  备案号:豫ICP备12019369号
    豫公网安备 41150202000016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诗歌热线
    13598556799